• <noscript id="ayccy"><center id="ayccy"></center></noscript>
  • 那些熟悉的名字 勾起那些年征途私服的點滴回憶


    許久沒有登錄QQ,今天閑來無事登錄后發現,一伙人在幫派QQ群中閑聊,那些陌生或熟悉的名字,勾起我玩征途私服剛入幫派時候的點滴回憶。

     

    光陰似箭,回望剛接觸征途距今已有十年有余,夏天清荷(相信這個網通區對一些老玩家并不陌生)開區的第一天,我們這個幫派便已經存在了。和很多新區的幫派一樣,它的開始十分輝煌。當時沒有幫派日常挑戰,只能干刷,新區的材料有多貴大家都知道,所以我基本沒刷(屌絲刷不起)。也許是因為女同學的關系(幫里妹多比較容易招人嘛),可憐的我就一直呆在幫派里。

     

    開始時管理們都是一方有難,八方支援,不知究竟是什么原因使原本團結一致的管理們變得分崩離析,畢竟那時我只是幫派里的小人物。隨后幫主又換了幾次,新區的火爆人氣逐漸散去后,原本熱鬧的幫里竟然沒幾個活人了。無人刷幫無人開活動的結果便是從區里一個頂級幫派悄無聲息的淪落到變為一個初級幫。某一天上線,我收到系統提示,莫名其妙的成為了幫主繼承人。有過困惑是不是幫主點錯了,還特意去問,答案挺無奈的,他只是不想幫自己解散。

     

    真正當上幫主的時候應該是春節期間,因為我站在天竺城擂臺下加人,還是挺輕松的。這段時間每天登陸游戲第一件事,就是那個將那些數月未上線的名字從幫派中除掉,然后到處加人,因為我也不是氪金大佬,所以我加人總是來者不拒。幫派就這樣慢慢上升到中級,后來我發現其實這個幫派是點了技能的,只是被降級后才看不見,所以招人比以往更易了。

     

    后來又加入了一支很強的氪金隊伍,分別給予副幫主和長老職位,然后隊長把他們帶到幫會中去,而且幾次都靠他們英國幾次幫戰。好景不長,因我們區人氣較少,很快就迎來了第一次合區,氪金大佬太多,幫戰基本打不贏,那隊人終于選擇出走去尋找更好的發展。雖然是短暫的相聚,但還是非常感謝那些在我最困難的時候與我并肩作戰的那些伙伴,讓這個幫派繼續前進。后面的記憶開始模糊,因為沒有什么特別的事,經歷了幾次交手,幫派一步一步回到頂層,也是我收獲了一些值得珍惜的友誼。

     

    與小文文的相識純屬意外,那時她剛進幫派還沒多久,還只是剛進到80級的小男孩,一天突然聊起我要我幫忙叫喊,請幫派里的人來參加她和殘月的婚禮。做助理的我自然要去,送上一張賀卡(咳,不是會員卡是變形卡),于是小文文很感動。多年后,她告訴我,這是她第一次在征途私服收獲的禮物,這個漂亮的小姑娘真單純,一張變身卡便能俘虜她的心。

     

    此后,小文文和殘月都成為了109王者之一,而刷幫那才是職業,最牛的時候兩人比賽每人一周可以刷四萬多,或許這個數字在大神的幫派中并不少見,但對一個小幫派來說,這是毋庸置疑的。

     

    此后,小文文和殘月都成為了109王者之一,而刷幫那才是職業,最牛的時候兩人比賽每人一周可以刷四萬多,或許這個數字在大神的幫派中并不少見,但對一個小幫派來說,這是毋庸置疑的。

     

    后來殘月賣號,小文文改玩139,那時候YY已經開始很流行了,我們才發現一個秘密,原來殘月是男孩,小文文是女孩。其實,小文文最大的貢獻就是她非常好交好朋友,然后總能幫助別人,為幫派的建設度做貢獻。像一望無際的歲月和一望無際的生活兩口子都是當年小文文玩認識的,后來被拉進了幫派。很長一段時間,副手的席位已經被她占據了。最熱鬧的是小文文將現實中的阿慧和阿夢拉進來問起,雖然是兩個新手,但妹子多了以后幫派幫派的效果才是真正的幫派。

     

    木木是什么時候進幫派的我已經忘記了,和他熟悉是在幫派的QQ群里面,它給我的印象是,當大家跟他開玩笑的時候,他總是一笑而過,從來沒有吹過。他很友好,樂于助人,課業輕松那段時間,需要誰在幫他喊他準沒錯。當他認識那個小姑娘時,不要誤解了,這是個無可挑剔的老爺,也許是為了追趕他的“二哥”(即木木)的腳步,這貨也玩的女木,說到這里不得不提一提美工哥哥們。從一位不懂如何辨別設備優劣的小白玩到現在還算湊合一身裝備寶寶,估計也只有木木能受得了每天小白的“十萬個為什么”。

     

    我會記不清木木什么時候到了幫派,熟悉他是一群人,性格非常溫和的大男孩。它給我的印象是,當大家跟他開玩笑的時候,他總是一笑而過,從來沒有吹過。他很友好,樂于助人,課業輕松那段時間,需要誰在幫他喊他準沒錯。當他認識那個小姑娘時,不要誤解了,這是個無可挑剔的老爺,也許是為了追趕他的“二哥”(即木木)的腳步,這貨也玩的女木,說到這里不得不提一提美工哥哥們。從一位不懂如何辨別設備優劣的小白玩到現在還算湊合一身裝備寶寶,估計也只有木木能受得了每天小白的“十萬個為什么”。

     

    雖然我們幫派里絕大多數都是白嫖玩家,但是小胖是個例外,小胖有個外號“人民幣戰士”,典型的人不傻錢還多,幾度因為現實里太忙而放棄征途私服,卻始終難以割舍而數次回歸。

     

    猴子比我升79級早得多,在我開始決定玩79的時候幫了我不少的忙,給我裝備、寶寶等等,很是熱心。作為一個典型的音樂愛好者,他每一次在線幫助的人達到一定程度,都會在游戲中或在群里叫我上鉤。其實大家都不怎么喜歡踩圓圈,就是喜歡在圓圈結束后等著結果的一小段時間,聚在幫派總壇里聊聊天。

     

    如今離開的摯友實在太多了,有些已經無法記起,比如為參加幫派活動花費數千元買號,然后便因工作原因很小上線的小西西,在臥龍坡打兔子升到30級的奇才,還好有很多很多故事,每個人都有獨特的故事。

     

    就是不離開,就是因為舍不得這些朋友們。一問一答是生活的一部分,卻是一段與黑幫相伴的美好時光,是一生難忘的回憶。

     

    是因為沒離開,或是舍不得這群曾經的征途摯友,談起征途總能回想起當初的點點滴滴,征途是我們生命中的一段美好時光,更是一生難忘的回憶 。

    標簽:

    又黄又大又粗超爽,修理工与寂寞少妇02,白丝美女去内无遮挡的漫画
  • <noscript id="ayccy"><center id="ayccy"></center></noscript>